秦海璐 | 人生不止有KPI 还有诗意和美

被时光打磨的,不仅仅有成年人熟练后未曾圆滑的初心,也有历久弥新的美。这种美,并非因完美的胶原蛋白肌肤、雕塑般的立体五官,抑或古典温柔端仪的气息 ;这种美,在 10 年前乃至更长久的岁月里,被误解为并非完美,甚至是不美的。在被怀疑、被审视、被苛责的年代里,有秦海璐那样的女性,从未自我怀疑,懂得独自享受,通过作品,通过为人处世,通过种种气质的提升与凝萃,才在 10 年后乃至更长久的未来中,给更多女性关于美的思考和温柔而坚定的力量。

秦海璐

人物的美感超越个人的外貌

《老酒馆》中热情、聪明、冷静的谷三妹,《河山》中眉目高挑、穿着洋派的姜雅真,如果时光真的可以穿梭,这两个人即使相遇,可能也并不会打扮成彼此喜欢的模样—不同年代或不同出身和审美的女性,对于美有着完全不同的认知 —但凭借影视剧的魅力,她们仿佛心有灵犀地交错了,在相隔数十年的年代里演绎属于不同女性的美,也在2019年的夏秋先后播出。

这形态各异的美,都是由秦海璐演绎的。人们为角色所着迷—在之前的《白鹿原》《红高粱》和《云水》乃至《你迟到的许多年》中,秦海璐演绎的每一位女性,都充满各自的美,截然不同,而又与她本人息息相关。也许,在剥除“秦海璐”这个名字所赋予的固定的外貌之后,她在作品中,用很多年的努力,用不同女性的奋争和生命力,迸发出属于人物个性的美感,已经渐渐消除了人们对她外表的偏见。

追溯到很多年前,在秦海璐毕业的中戏表演96班,她却从未被认定是美的,这个著名班级中的著名“美女”如梅婷、章子怡、曾黎,或拥有迷人的大眼睛,或五官立体脸庞线条清晰,或脸如鹅蛋肤如凝脂。可是,很早,秦海璐就知晓,“身体发肤受之父母,它才是你唯一的特征,带有明显的个人标签。”

秦海璐求学的年代,温柔传统而钝感美的山口百惠红极一时。她看着刘晓庆在银幕上的张扬自由,却觉得那也是美。“非传统也可以美,让我对美的定义产生了迷惑。后来的生活中,我才一点点解开谜题:演员被认可的美,是通过作品展现出的人物性格的魅力。接受不同的美,需要一个过程。”

当时,著名实力派演员李保田就住在中戏,每天,秦海璐都会看到他,穿着背心大裤衩,趿拉着板鞋,胡子拉碴,就像最普通的一个胡同遛弯的北京大爷,“但我觉得观众对他的喜爱和接受度和李保田老师的样子没什么关系,无论你平时或者戏里是什么样子都没关系。甚至对女性来说,你用自己的作品,让观众认为是美好的,愿意追随你喜爱你的粉丝,逐渐改变他们对美的认定。”

千篇一律,不如美出品格

“但我这个过程是不是漫长了点?”说罢,秦海璐笑了起来 —从22岁凭借《榴莲飘飘》斩获金马奖、金像奖和金紫荆奖,直到现在,说起秦海璐,很多人才会说:啊,那也是美的一种样貌。

虽然爱美,秦海璐始终不是虚荣心为第一驱动力的女演员。别人曾认为她美或者不美,她不在乎。“我自己的努力与别人无关。很努力用心地做事,并不是说我要获得多少人的喜爱。出发点是为了自己,开心就OK,别人接受了固然好,不接受,你依然还是要走自己的路,独自享受。”

秦海璐的生长状态是,她从小就独行特立,“别人说我,我也会难过,但从不因为难过而改变自己。”

与其美得千篇一律,不如美出自己的品格。有一位老师曾对她说,在英国留学时,他非常苦楚,有一天在一家商店里看到一个花瓶,于是,每次走在上学路上,他都会在店前驻足观看。直到自己要回国,他节衣缩食买下了那个花瓶,但若干年过去了,他将花瓶摆放在家中,从未仔细观看,直到搬家时不小心将花瓶打碎。那是一场遗憾,但似乎也在提醒,外表对人的吸引力。“真正接触一个人,了解对方,征服你的应该是人格魅力。外貌的吸引力是特别的,但就像恋爱一样,保质期3个月, 6个月?时间长了就会变得缺乏新鲜感。而人格魅力会在经历时间后历久弥新,这种态度才能真正地展现女性的美。”

她不抵抗拥有花瓶般的外貌,“但如果同时你又拥有一种独特的气质,能够吐露代表自己的气息,遇到任何事情时,不退缩,用良好的心态去应对,那时的你是美的。”  

秦海璐

美,会随着时间而晕染变化

性情曾黑白分明的秦海璐,4年前生了儿子,发觉自己连面容都变得柔和,“我的接受度变高了。20岁,别人说什么,我会回答,绝对不可能。但40岁,和孩子接触多了,你发现小孩会问非常天真可爱的问题,或做一些令人手足无措的事,这种适应过程,让我的人生非常警醒:因为不忍心伤害对方,我开始从双方的角度考虑问题和解决问题了。”

她对潮流的喜好,却从未跟随风潮变过,“我喜欢经典款,对于今年明年特别潮的有些东西,我其实不太能接受。”出现在镜头前、红毯上,无论是一袭香槟金色的长裙,还是礼帽、优雅而不复杂的设计款衣裤,或是配色点睛不跳脱的配饰,秦海璐更愿意都在经典中搭配出美的平衡感来。

最近秦海璐在拍杂志时经常看到某款鞋子,不太符合自己的审美,第三次见到时,终于忍不住问编辑:这真的有人买吗?编辑回答:这代表一种时尚的探索和前卫,特别流行的人会买的。秦海璐回答:好 吧,我理解了,我不是一个拗前卫造型的人,但我理解有的人是。

人生不止有 KPI,还有诗意和美

在《中餐厅》中,秦海璐也愿意自己是美美的。她最初听说要去意大利西西里岛,兴奋万分。她起初以为这是个度假类节目,带了几箱子美美的衣裙。要知道,对于拍影视剧的人来说,西西里岛意味着《 教父》《 西西里的美丽传说》《 碧海蓝天》,那些经典电影中风景旖旎的西西里,乃至岛屿另一端的陶尔米纳,与女人美丽妖娆的身姿不可分割。

就连法国作家莫泊桑都说:“若是在西西里只有一日,一定是陶尔米纳。”

“结果到了发现,根本没出过厨房,我那些漂亮裙子好委屈!”在为了冲刺KPI和林大厨大手大脚花钱焦头烂额中间,终于有一天,黄晓明店长对众人说,今天我们不干活,一起出去玩,秦海璐才有机会全副武装,将自己装扮成了西西里女人的样子:宽檐帽、墨镜、落地大花长裙、摇曳生姿的耳坠,“我去西西里岛度假的心终于被满足了!”

她还被意大利小哥热情搭讪夸赞,那一刻,“我是个女人,被夸美,当然就,美滋滋!”

即使如此,《中餐厅》最被人热议的部分,还是工作。财务总监秦海璐为了财政预算和黄晓明、林大厨争论,上了热搜。从来不是热搜体质的她吓了一跳,“被挂了40小时蛮煎熬的,”但从最初的蒙到后来的逐渐审视,发现有一半的人确实在就事论事,“我就放心了。”

“我一直有争议,大家对我专业的认可和商业价值的不对等的争议,或者对我所追求道路的方式的争议,都存在,姐姐我也是见过大风大浪的人啊!”她笑着调侃自我。显然,热搜带来的一时惊吓,早已过去。

回想起来,虽然秦海璐自己经历过创业,但从未接手财务。当时,陶尔米纳当地政府说,你们的财务要和税务挂钩,这意味着不能算错任何一笔账,她感受到了极大的压力,也许就是那样,让直言快语的她冲上了热搜。“到现在,我也没找到放松和紧张的平衡,一件事情来了,去处理,接着另一件事来了,去处理,这可能就是成年人的处事法则吧。”

成年女人的成熟,则在于,知道有那么多焦头烂额的事要去处理,可是有一天,你可以给自己放个假,穿起美丽的长裙,走在你向往已久的地方,吹着海风,喝一口咖啡,享受着异国的风情和搭讪,那一刻,就是你的诗意和美丽。

何况,在另一个时刻,王俊凯会真诚地对秦海璐说:“姐姐不化妆是天生丽质,化了妆是神仙下凡。”

秦海璐

我尊重时间的节奏

2019年,从《 中餐厅》 到《 老酒馆》 《河山》和《拂乡心》,秦海璐连续地出现在人们的视野中。她是在别人倦怠的岁月里更进取了吗?其实也不是。 “ 很多事情到现在到达了一个节点,比如很多人说,你怎么七年时间做一个电影(《拂乡心》),其实真的不是这七年我只是一门心思地做它,我还做了很多别的事情。”她慢悠悠地阐述着,“这些年我自己的变化是,时间紧迫感或者做事的节奏,不会再改变我的生活节奏了—我不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人,我愿意慢慢来。”

当然,我也感受到了这种节奏:在经历了上妆、布光、午饭和拍摄之后,秦海璐始终掌握着这一次拍摄的时间节点。第一组大片,她的状态并未完全达到自己的预期,白衣裙也始终有些小问题,但她也并未显露任何焦灼神态。她知道自己在什么时候会好。很快,不由别人指导,她突然就找到了某种方向—仰起脸来,自信地微笑着,她打开了开关。

做高兴的事会更美

在监制的《河山》中,值得一提的是,秦海璐和自己的先生王新军首次搭档演戏。他也是本片的导演。对于他,秦海璐最大的欣赏是,“我们在一起可以零交流,大家各自做各自的事,但同在一个空间,有默契的气场,有一种安心。”

“这种安心是他给我的。他知道,安逸的家庭生活并不适合我。演戏才是我价值的体现。但演戏,也不是马不停蹄地演,而是要演好戏,拥有自己的节奏。”所以,虽然秦海璐一直享受演戏和工作的氛围,但细心的王新军有的时候会提前发现某些迹象,有的时候,他会对秦海璐说,这一阵你歇一歇吧。有的时候,他则对她说,你该出去拍戏了,高兴一下。 “高兴一下”,这成为秦海璐近几年拍戏的很大缘由。 “我觉得我先生的道行真的比我深,”

她露出温柔的笑颜,“他说,他早就明白,在现代社会,女人的价值,不完全用家庭衡量,所以,我也不需要你每天在家里守着。我就喜欢你是你自己的样子。你拍戏累了,就回来,你要是休息够了,就出去玩去,拍戏去,高兴去。”

20多岁时,秦海璐在拿到金马奖、金像奖和金紫荆奖之后,有一段时间,觉得, “我可以做点别的什么了”。她开过公司,当过白领,创业失败过,“不计后果,为所欲为,人生真的也没什么遗憾了。”

重新回到影视行业中,从《 钢的琴》 《阜阳六百里》到现在的《拂乡心》,她也从编剧、监制到做导演,乃至当了金马奖和金爵奖的评委。

第一次被叫“导演”,秦海璐很不习惯。 “但其实我对导演工作并不陌生,以前扶持过很多青年导演,在流程技术上他们是不太了解的,作为监制,我会考虑到,你在场景里写着这一场有一座沙发,那么,道具一定会问是什么颜色,单人座还是双人座、三人座,是棕色皮质的还是布艺的还是有靠背的。这样反复的工作做多了,我一边在现场更清晰地知道了要做什么,也更懂得了如何保护导演、爱护工作人员。”

“所以反而,在我做导演的时候,比以前省时省力省心。”

说到这些,她直起身来,目光灼灼。

“以前的很多观念以为,女人相夫教子,过上家庭生活,就达到了安心阶段。安心确实是每个女人去追求的状态,但是想想,其实每一个阶段都是有疲劳期的,所以才会有很多全职妈妈不知所措,觉得被社会割裂。所以,拥有一份工作,至少是自己的爱好,可能那是更有安心的一点保证吧。”

秦海璐

每十年,一个生命的节点

30多岁的时候,秦海璐觉得自己的任性得到了阶段性的满足:她嫁人了,生了孩子,达成了心愿。10年过去,“虽然我40岁的乐章刚刚掀开,但我觉得达到了一个很好的节点,因为30岁很多工作的铺垫,成果在40岁的一刻呈现了。”

她对自己和生活都充满满足感,“我一直没感觉到所谓的人生动荡。压力一定是有的,压力来自动力,但是纵观全局,用每一个10年的生命节点,都会发现有让自己骄傲的事情。那就OK了,我还要去计较每一天的快乐和悲伤吗?”

秦海璐是个低调的女人,却也有男性般的大气明媚。她说,我这个人,做计划只做3个月,计划赶不上变化快,根据变化调整步调,最终达成所想,那才是我的方法。

不过,她也曾经设想过,如果时针再拨过去10年、20年,50岁以后的自己,会是什么模样? “我希望自己直到80岁,还可以像秦怡老师那样美,那样有风采,而这种风采,是经过若干年岁月的细致打磨、沉淀而得来的。”

就在杂志拍摄的前一天,环亚娱乐代理开户:秦海璐还在公司里“忙成狗”,做后期。她累倒在沙发上睡了两个小时,然后,同事前来接班。谁也看不出来,两小时前,她还头发蓬乱,更看不出,她已经这样连续一周睡沙发了。现 在,面对我们,她指指自己的脸,调侃,我的美岂可用外表形容!“不管岁月如何改变,不管你的工作压力有多大,生活多窘迫,人的精神面貌都不可以受到影响。只有这个,才是自己可以给自己的。”

她可以在机房一边做后期,一边不忘记敷面膜,“在面膜敷上的那一刻,我很有仪式感:我又是一个精致的女人了。”

20 岁、30 岁 我的“武器”是不一样的

她曾经说,20岁的时候和30岁的时候,我的武器是不一样的。“现在又过去了10年时间,我的‘美的武器’,变成了‘豁达’。”她当然会有脾气,在拍摄的这一天,她会告诉你,自己其实已经发了一早上的脾气,身为制片人,她当然不能接受剧组的人买错了道具,但她也知道,不管怎么样,最终,事情要用双方都能接受的方式去解决,“ 我还是会承担我该承担的部分。”

她没有忘记,要随时焕发出良好的精神状态和笑容,“无论你经历了什么精神状态、身体状态,那种发自内心的美,是最有感染力的。那可能比你一定要穿什么精致的衣服,用什么牌子的化妆品都来得更有用。”

十年,风潮来去,秦海璐对美的理解和展现,越来越有自信和优雅从容的魅力,而在中国的女性中间,对于美的接受,观念也悄然地变化着。无论是古典美、自信美还是独立美,对于美的接受和判别,越来越多元,也更加有内容。 “大家还是会喜欢漂亮的外表,因为没有人可以抗拒美好,但是,真正的美,不仅仅是外表。你能以什么理由,让别人继续喜欢下去,这,可能就是这10年里大家所想的问题。未来10年,美,值得期待。”  

688tyc.com 829msc.com 575sun.com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362tyc.com
明仕亚洲软件下载 178国际娱乐安全上网导航 澳门新金沙游戏网上 正规12博开户 杏彩棋牌官方
大西洋游戏怎么注册 梦之城等级礼金 凯旋门用户注册平台 通博网上投注最高占成 www.058msc.com
华尔街娱乐城管理网 希尔顿电子游戏最高占成 申博代理开户合作登入 鸿利娱乐最高返点 千亿国际电子游戏备用网址